角色扮演游戏所涵盖的范围十分广阔,如今已经习惯于游戏机上华丽的RPG游戏的玩家们恐怕不会想到,RPG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由于广义的RPG还包括纸上战棋游戏,因此RPG的发展历史也应当从纸上战棋游戏的出现开始说起。虽然一般的说法是,风靡西方的《龙与地下城》(AD&D)的出现是RPG的发展之源。而事实上,早在1824年,普鲁士军官von Reisswitz就发明了一款名为《Kriegspiel》的战棋游戏,这种战棋游戏中出现了以骰子决定的回合制战斗、战场地图、抽象化的士兵等最初的RPG概念。在其后,这种供士兵训练用的军棋逐渐在民间流传开来,并在其后逐渐与各种科幻和魔幻小说相结合,逐渐形成了战棋游戏的幻想风格。

1972年Gary Gygax创造了RPG游戏的师祖《龙与地下城》(Dungeons & Dragons),其后在1978年《高级龙与地下城》(Advanced Dungeons & Dragons)诞生,这部AD&D强化了D&D的各方面规则,在趣味性以及策略性上大幅度增强,在诞生不久后随即受到了热烈欢迎。碰巧这段时间里电脑技术蓬勃兴起,一款根据AD&D游戏规则的电脑游戏《巫术》开创了RPG视频游戏的先河。

可惜的是,在早期电脑的用途主要在于商务应用,游戏功能极其简陋。在《巫术》出现不久后,相继有《魔法门》、《创世纪》等不朽名作推出,可惜限于电脑的游戏性能以及AD&D规则的巢臼,这些电脑游戏更倾向于战略性成分,与我们如今所熟知的RPG样式相去甚远。同样在这段时间里,AD&D从美国传到了日本,并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由于在当时日本电子游戏的风靡,一些电子游戏厂商便将AD&D的精髓加入到游戏中。与美国倾向于规则性的战略成分不同,日本的RPG发展更多的融合了漫画的精髓,更注重表演性和情节发展。于是同本同源的RPG游戏在美日两地开始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日系家用机RPG的发展在趣味性上不断提高,除了漫画外还吸收了电影电视等各方面娱乐领域的灵感,呈现更加精彩纷呈的局面。在《最终幻想VII》发售后,日系家用机RPG的影响力开始向本国本土回流,在美国也出现了不少模仿日系RPG的作品出现。而加入更多动作要素的美系RPG与情节派的日系RPG平行发展,逐渐形成了如今的家用机RPG格局。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RPG就已经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游戏类型。这种类型游戏也一直朝着大规模、大制作的方向发展,在其发展过程中也不断吸收ACT、AVG、SLG等各种类型游戏元素,呈现持续健康发展的态势。日本的两大RPG系列《勇者斗恶龙》和《最终幻想》甚至可以左右整个游戏产业的发展格局,RPG的魅力之大可见一斑。本篇将会从FC时代开始,按照各机种的顺序逐一回顾家用机RPG、尤其是日系家用机RPG的发展历史。其间包括对经典游戏的评析、游戏制作内幕背景、游戏中的小秘密及趣闻轶事等等等等。由于内容实在太过庞杂,笔者将全文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将从FC一直讲到SFC上的大作续作,而下半篇则会从SFC上的原创大作讲到DC上的几部RPG作品。至于NGC、PS2、XBOX等新机种上的RPG大作,由于都刚推出没多久,相关的攻略、前瞻以及赏析之类处处可见,在这里就不多加介绍了。

家用机RPG的鼻祖
说起第一款家用机RPG,多数人想到的恐怕都是ENIX的《勇者斗恶龙》。1986年这款由中村光一、高桥兄弟等二十余人打造的“新形态”游戏,为RPG的普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同时也为自己获得了日本“国民级RPG”的称号。然而正如电脑平台的RPG一样,家用机RPG同样并非日本人首创,第一款可称得上RPG的游戏早在雅达利时代便已问世。这就是由瓦伦·洛宾尼制作的ATARI 2600版《Adventure》。
作为早期的家用机游戏,《Adventure》不可避免的带有浓厚的动作游戏元素,这也就是不少人认为该作并非RPG的理由之一。然而这款游戏中收集道具、迷宫探险、中世纪背景设定、情节要素等的存在,尤其是游戏中浓厚的冒险感觉又确实是RPG的特点所在。更加有趣的是,这款游戏还开创了“隐藏要素”的先河。在早期,游戏还只是一些简单的小程序,本身内容并不丰富,而“隐藏要素”更是无从谈起。在70年代末雅达利明令禁止制作人员在游戏中留下自己的名字,也就是说在游戏的开头和结尾根本没有制作人员表,游戏制作人一直都在幕后默默的工作。不少游戏制作人对这种制度十分不满,当时的雅达利员工瓦伦·洛宾尼就想出了一招在游戏中偷偷加入自己名字的做法。乐于探索的玩家们在《Adventure》的迷宫中将会发现一间隐藏的屋子,进去之后屏幕上就会出现“Created by Warren Robinnett”的字样。游戏中放置一些隐藏的“复活节彩蛋”的做法从此流传开来,在如今的游戏中恐怕没有哪一款是没有隐藏要素的吧!
当然,将《勇者斗恶龙》作为家用机RPG的鼻祖并无不妥之处。毕竟这款游戏制定了如今RPG这一类型的整体框架,而以DQ为代表的日系RPG也可说是家用机RPG的主要特征。当任天堂以一部FC将电玩产业重镇从美国搬到日本之后,日本人丰富的想象力在这部梦幻主机上不断滋生,而全日本最受欢迎的游戏类型也从此一步一步的走向颠峰……

FC——RPG的启蒙时代
一切从这里开始。

这里是“RPG双璧”《勇者斗恶龙》和《最终幻想》的诞生之地,也是A·RPG撼世之作《塞尔达传说》温暖的摇篮。在这里,衍生自纸上游戏的RPG逐渐趋于定型,也逐渐的登上了与动作游戏同样重要的地位。虽然在FC时代,家用机RPG的影响力几乎仅限于日本地区,在美国突破一百万套销量的仅有RPG与ACT的混血儿《塞尔达传说》。不过也正是由于这种独特的地域性限制,才造就了如今家用机RPG明显的日本化特色。或许经过十数年的时间,这些经典作品早已在我们的记忆中模糊不清,他们独有的个性却总能唤醒人们美好的回忆。在这个时代里,制作人一不小心迸发的小小灵感都将可能造就新的游戏系列。FC并不是RPG最精彩的时代,却是家用机RPG最重要的启蒙时期。

家用机RPG奠基者——《勇者斗恶龙》1982年开始从事视频游戏制作的ENIX是一家很小的企业。八十年代中期,任天堂的FC主机成为视频游戏产业的超新星,日本各大游戏软件商纷纷投靠FC门下,在这样的背景下,ENIX自然也是不甘示后。1985年在崛井雄二的建议下,ENIX加入了FC软件阵营。面对充斥市面的动作、射击等类型游戏,以电脑游戏起家的ENIX想到了西方根据“龙与地下城”等纸上游戏规则发展起来的RPG。在当时RPG仅是电脑游戏的专利,而电脑游戏本身影响力有限,多数是编程人员们自娱自乐的产物。要将这种新形态游戏发扬光大并不容易

为了自己的第一款游戏能够取得成功,ENIX几乎集合了全社之力打造这款新作,总共二十人的创作阵容在当时绝对是超白金大作才有的待遇。崛井雄二还请来了当时十分活跃的漫画家鸟山明担当游戏形象设计,其后具有浓厚鸟山明画风的DQ人物形象频频在《周刊少年跳跃》上出现,该杂志数百万的读者们开始发现,原来电子游戏也有漫画般的故事情节。

1986年5月,家用机RPG迎来了第一道曙光——《勇者斗恶龙》发售了。事实证明,ENIX在漫画杂志上宣传游戏的做法是十分成功的,如今不少大作选择在《少年跳跃》等杂志上公布新作(包括DQ8)或许也是因为ENIX的成功经验吧!《勇者斗恶龙》最终销量突破150万套,RPG一时之间成为日本游戏业界最热门的话题。一款没有动作、画面粗糙、节奏拖沓的游戏为何具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呢?唯一的解释就是RPG的独有魅力。

或许正是因为技术上的限制,《勇者斗恶龙》带给玩家的是真正来自RPG的原始魅力。HP/MP值设定、经验值设定、可升级的武器道具、回合制战斗、可供自由探索的世界、丰富的任务/分支任务设定……除了系统上的标准配备之外,DQ1在故事上也极为传统,中世纪时代背景、小乡村里长大的主角、拯救公主击败恶龙的老套情节等不仅是标准的DQ感觉,也是日式RPG的传统特色。《勇者斗恶龙》对日本游戏乃至日本文化的影响力是难以估量的,其后的FF虽然国际影响力更高,但是在日本依然没有DQ那样的号召力。在DQ1发售后的半年时间里,RPG一直成为业界津津乐道的对象,次年续作发售之时,更是引发了全日本范围的学生大逃课购买游戏的情况。DQ3发售时也引起了同样的事件,日本政府不得不出台一条专门针对DQ的法律,要求DQ系列所有游戏必须在周末或者假期发售,以防止逃课现象的出现。DQ系列游戏中的一些特征也成为日本文化的独特风景线,例如系列中治疗魔法“Hoimi”就成为年轻人称呼“治疗”的代名词,而经典敌方角色——泥团“史莱姆”更是成为日本人心中所有泥土的标准形象。

对于游戏产业而言,《勇者斗恶龙》就是RPG的圣典。在一大批动作游戏和射击游戏的海洋里,独树一帜的DQ以惊人的魅力为电子游戏业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并为后来者踏出了一条宽阔的大道。随后,又一个RPG巨人沿着DQ的道路开拓了一片更加宽广的天地……
家用机RPG的开拓者——《最终幻想》
《勇者斗恶龙》奠定了家用机RPG的基础,而《最终幻想》则为这种类型游戏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有人说《勇者斗恶龙》是整个日本游戏产业的根基所在,这句话说对了一半。因为《勇者斗恶龙》只是其一,只有与《最终幻想》双璧合一才有资格成为日本游戏产业的根基。主机硬件商只有获得了《勇者斗恶龙》和《最终幻想》才是真正拿下了日本游戏市场,从FC到PS2,DQ与FF一直都是日本市场上最强主机的究极武器。

1983年任天堂FC主机发售不久后,一家叫做“电友社”的电器工事会社成立了游戏制作部门,其核心成员包括坂口博信、铃木尚等人,这家公司就是如今的RPG梦工厂“SQUARE”。1985年SQUARE加入FC软件阵营,然而与NAMCO、KONAMI等风光无限的首批加盟者相比,SQUARE加入FC后接连开发的几款游戏却销量惨淡,而在MSX等平台上制作的游戏也相继惨败,至87年时SQUARE便已面临破产边缘。SQUARE社长宫本雅史以及主要游戏制作人坂口博信黯然神伤的打算退出游戏界,于是他们打算在退出之前倾力制作一款梦幻般的游戏,如果失败SQUARE将永远退出电玩产业,于是这款为悼念SQUARE而作的RPG被定名为“最终幻想”。

《最终幻想》在设计思路上很大程度的吸收了DQ的灵感,事实上宫本雅史早在进入游戏圈之前便已结识ENIX社长福岛康博,当86年ENIX的《勇者斗恶龙》获得巨大成功之后,宫本雅史就已经在考虑推出一款类似的作品。当然纯粹的模仿是绝对无法造就传奇大作的,FF诞生之时便拥有其鲜明的个性。如果说DQ是日系RPG的缔造者,那FF就是DQ的一个2.0版本。这款游戏几乎在DQ的每一个方面都进行了强化。FF1容许己方四名角色同时攻击9名敌人,这样一来就大大增加了战斗的策略性;丰富的职业设定、转职系统较之DQ毫无个性的英雄们显然更具吸引力;武器防具具备了各种属性,一些装备和道具还具备附加效果;FF中还加入了极为体贴的各种交通工具,英雄们不再是徒步环游世界,他们可以乘船甚至驾驶飞空艇。在情节上,《最终幻想》显然比《勇者斗恶龙》复杂而成熟得多。天野喜孝飘逸的画风为游戏定下了浓厚的梦幻基调,值松伸夫独特的乐曲风格和寺田宪史复杂而丰富的情节设定也使FF具有更显成熟稳重。游戏中广泛采用了世界各地的神话传说,各种大有来头的高级神魔的出现让人感受到游戏更加壮阔的世界观设定。坂口博信的电影化游戏制作手段也在该作中得以体现,游戏中经过精密时间计算的运镜方式,以及背景音乐与画面的相辅相成都体现了电影化游戏的精髓。

虽然没有取得《勇者斗恶龙》那样巨大的成功,《最终幻想》总算让SQUARE逃离破产的命运。游戏发售之后SQUARE将社内最后一点资金用作广告宣传,人们渐渐知道了这款DQ之外的又一个RPG作品。FF1首周卖出了10万套,其后由于自身的独特魅力在购买群中造成不小震撼,最后在玩家们之间的互相宣传下FF1销量达52万套,创下了SQUARE建社史上的最高记录。虽然FF系列在日本国内的销量从未超越同时期的DQ,然而由于SQUARE不断积累的开发技术,FF系列在游戏本身技术表现上却大大超越了DQ。FF的大众化程度远高于DQ,其在欧美市场上的影响力也一直呈现上升势头,到FF7发售之时,FF便已经成长为全球第一RPG系列。·RPG霸者——《塞尔达传说》
早在FC主机的开发初期,任天堂对于游戏机的拓展理念就有深刻把握。在当时任天堂便已经担心玩家们会对卡带式ROM感到厌烦,因此在FC的开发阶段,任天堂便已经着手研究在该平台上搭载可由玩家创造新游戏的Familly Basic以及可反复擦写的磁盘系统。Familly Basic产生了基于FC平台的一大堆学习机,而FC磁盘系统则诞生了史上最强A·RPG系列《塞尔达传说》。

1985年FC赖以生存的游戏卡带制造成本不断上升,高峰时期每张卡带的净制造成本就超过40美元。在这样的背景下,任天堂计划已久的磁盘系统便立刻上马。为了替这一新系统保驾护航,决定制作一款可以真正体现磁碟机优越性能的作品,而不久前因为《超级马里奥兄弟》而展现超凡实力的宫本茂自然就成为这一任务的不二之选。
《塞尔达传说》的发售时间比《勇者斗恶龙》还要早三个月,因此如果要把A·RPG这一类型也算作日系传统RPG的话,《塞尔达传说》才是史上第一款RPG。1986年2月与FC磁碟机同步上市的《塞尔达传说》是这一配件的最强杀手锏。从小生长于乡村的宫本茂将童年的冒险经历大量加入到游戏中,我们在游戏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宫本茂童年时期“秘穴冒险”、“地下室探宝”的奇妙感觉。游戏在整体上与雅达利的《Adventure》类似,不过在丰富程度上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塞尔达传说》由于对应磁碟机,游戏容量达到了卡带上难以想象的1MB,游戏还针对磁碟机的特性加入了记忆功能。在当时卡带游戏的电池记忆尚未出现,这一时期内如《勇者斗恶龙》等必须续档的游戏都不得不使用密码,《塞尔达传说》也可说是史上第一款具备记忆功能的游戏。

作为一款早期的动作RPG游戏,《塞尔达传说》并没有等级和经验值等概念。游戏的“升级”方式是通过收集到的不断增强的道具,以及代表HP值的“心”的数量增长实现。“探索”是游戏的关键所在,游戏中构图简单却充满玄机的世界带给玩家无穷的探索乐趣。游戏发生在地下九大迷宫,精灵族的后裔林克为了拯救被魔王劫走的塞尔达公主,而踏上了寻找代表力量、勇气和智慧的黄金三角。在游戏中林克将发现大量可以强化自己能力的道具,还有一些交通工具可供使用。游戏的自由度极高,玩家发现迷宫顺序的不同也将导致情节的微妙变化。通过一遍之后还将出现“里塞尔达传说”模式。这些极大增强游戏耐玩性的做法一直被沿用至今。最值得一提的当然还是游戏中丰富的迷题设定。精妙的迷题设定贯穿游戏始终,在难度、平衡性以及趣味性方面都达到了极高的造诣。在当时由于游戏中的隐藏要素、迷题设定等太过丰富难度又相当之大,不少游戏杂志也纷纷开设了“塞尔达传说”的问答栏目,并借此提高杂志销量。《塞尔达传说》的关卡设定在当时引起了极大反响,在业内以及玩家群之间都是极为热门的讨论话题。

《塞尔达传说》最后销量达一百六十多万套,极大的促进了FC磁碟机的销售势头。可惜的是,由于FC磁碟机发售后,卡带媒体在容量和制造成本方面都取得了不小的突破,而磁盘本身却存在使用寿命短、数据易丢失、容易出现游戏盗拷等问题。此外采用磁碟后也无法象卡带一样通过游戏本身搭载MMC强化芯片增强画面表现,另外FC磁碟机15000日元的价格也使其缺乏亲和力。没过多久FC磁碟机便陷入滞销状态,不过凭借该平台上的两款“塞尔达传说”,FC磁碟机最后还是卖出了400多万台。而《塞尔达传说》本身虽然出生在这样一个短命的平台上,却凭借自身出色的品质成为任天堂社内的第二大游戏系列。

日式S·RPG开山鼻祖——《火焰纹章》
日式RPG一向注重探索性和情节性,其战斗系统一直都是最受人诟病的地方。虽然有A·RPG扩充其可能性,这种游戏类型依然缺少可以让人们深刻研究的策略性。如果将RPG与SLG相结合,那将是怎样一种游戏呢?

1987年,一家美国的小公司开发了一款全新创意的回合制战略游戏,但由于不久该公司即告破产,该游戏的开发计划书最后落在了任天堂手中。不久后在系井重里推荐下,一家叫做Intelligent Systems小型电脑游戏开发商成为任天堂第二方软件开发商,该社社长加贺昭三偶然间看到了任天堂手中闲置的那款战略游戏企划。当时来自美国的AD&D在日本十分流行,加贺昭三对此也十分着迷,于是便打算以该游戏企划为蓝本,制作一款日本风格的A·RPG。

1990年4月,日本游戏史上第一款真正的S·RPG诞生了。《火焰纹章:暗黑龙与光之剑》不仅奠定了系列的基础风格,也制定了其后日式S·RPG的基本规则。首先是游戏中出现的以欧洲中世纪为时代背景的设定成为其后此类游戏的典型特征。游戏故事发生在虚构的雅嘉尼亚大陆,讲述龙人族国王试图征服世界,并协同其盟国四处侵略。屠龙英雄所创的亚里迪亚国国王手举光之剑殊死反抗,却由于邻邦的被判全军覆没。十四岁的王子马鲁斯在老骑士的帮助下开始了漫长的复国之旅。
作为日系S·RPG的开山之作,《暗黑龙与光之剑》在系统上继简洁又严谨。“伤害值=攻击力-防御力”的设定简单而实用,武器消耗、修理、人物达到一定级别后可以利用道具转职等使游戏具备了更强的乐趣和策略性。

1992年3月《火焰纹章外传》推出,作为FC上最后的大作,这款S·RPG体现了FC上游戏所能达到的最高表现力。游戏在道具,武器,转职,魔法等系统设计上都大大简化,不过自由度大大提高,增加了在大地图上自由行动和在迷宫中探险等大量RPG要素,敌人的据点也会派出军队向玩家主动发动进攻。游戏中三段转职的设定大大提高可玩性,某些高段职业因其超强实力而成为玩家奋斗的目标。游戏在感觉上与系列作品出入极大,是系列中比较另类的作品。